河南唯一,温县烈士申亮亮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

2019-11-02 12:38:27   【浏览】528

河南商报记者采访了沈亮亮的父母。他们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张特别的照片。这是他母亲杨秋华在沈亮亮死后特别制作的一张全家福。

河南商报记者王苗苗文/图

9月29日上午10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授予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在前来领奖的人中,有两位老人衣着简朴,但表情非常复杂。他们是河南省文县的普通农民。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当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踏上人民大会堂时,他们为牺牲的儿子沈亮亮接受了“人民英雄”的国家荣誉称号。所有这些都应该从三年多前的晚上开始。

令人窒息的骄傲

两天来,我的手机一直不停。我从未想过我的儿子会赢得这个国家的最高荣誉。

“妈妈,妈妈,看,我们亮亮获奖了。总统命令亮亮被授予“人民英雄”的称号(国家荣誉)9月17日上午11点,母亲杨秋华的手机突然在河南省文县西南部王村沈亮亮的家中响起。当她在厨房做午饭时,她擦了擦手,按下了连接按钮。她的女儿沈夏海的声音出现在电话的另一端。“我给你发了我的微信。请看看。”

我一点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当我听到我儿子的名字时,杨秋华很快打开了微信。点击女儿沈夏海的聊天框,一条名为“沈亮亮被授予“河南人民英雄”的国家荣誉称号”的消息跳了出来。

“那时,我的心很紧,但我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戴着老花镜,杨秋华逐字逐句地读完了整篇文章。直到那时,他才明白,他的儿子沈亮亮“赢得了国家荣誉,是河南唯一一个获奖的人”。

杨秋华仍然沉浸在儿子获奖的消息中。门外传来丈夫沈天国的声音,“谢谢你,三年多来,国家没有忘记它的光明和骄傲!”挂断电话,沈天国推开厨房门,探出头来说道,“小华,我们获奖了,我们是‘人民英雄’。"

“我知道,海霞打电话来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因为我儿子获奖,满脸堆笑的杨秋华哽咽着说,“天哪,我想他。”

看着泪流满面的爱人,沈天国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应该快乐和自豪。我有一个好儿子!”

自9月17日宣布获奖以来,沈天国和杨秋华的手机已经两天没有关机了。沈亮亮的亲友、朋友和同志们都发来了消息或打来了电话,“他们都是来告诉我们亮亮获奖的消息的。作为亮亮的父母,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亮亮会赢得全国最高荣誉和“人民英雄”的称号。"

记忆——选择

他连续三年申请维和任务,他认为这是完整军事梦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年前的5月18日,29岁的沈亮亮在连续三年提交马里维和“邀请函”后,终于如愿以偿地以维和人员的身份来到了千里之外的马里。

为了纪念同年赴马里维和的战友郑尔斌,当他成功获得维和配额时,沈亮亮会无意识地偷走喜悦。他认为参加维和部队是完整的军事梦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认为这是最好的退役礼物。“他从军队退休,一准备好完成维和任务就回家了。他母亲希望他尽快结婚。”郑二斌说,当时沈亮亮有一个女朋友,她关系很好,已经在讨论结婚了。

但是谁会想到12天后,这个大男孩会永远离开他所爱的一切。

5月31日晚,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United Nations polympic Integrated Stabilization Mission)位于加奥中国维和工程兵营2营外。上士沈亮亮和他的同志司崇昌在二号营值班。

当天晚上8点50分52分,参加站内官兵推心置腹谈话的上述中队队长龙变从对讲机中听到沈亮亮的紧急声音:“2号站报告,不明地点的车辆强行进入卡内,请求支援!”听到报告后,龙变作为反快攻队的队长冲出大门,反快攻队紧随其后,前往军械库获取枪支弹药。

几乎在发出警告信息的同时,司崇昌离开了岗哨,迅速找到了有利的位置,并向不明车辆开枪,阻止它前进。但他突然发现丁福建正在跑,丁福建是来检查岗哨右侧探照灯的战友。

“危险,快跑!”思崇昌大声警告道。丁福建一转身,就看见龙变朝他跑来。尽管有人提醒他赶快撤退,但还是传来了一声巨响,两个人都被吓跑了。

这辆载有500多公斤炸药的汽车在距离沈亮亮所在的了望塔约20米处爆炸。他还没来得及从瞭望塔退出,就被拍到房间下面。

“后来,我知道这不是正确的做法。亮亮告诉司崇昌先撤退。他掩饰了。他担心背后有恐怖分子。”郑尔斌说,在爆炸的瞬间,火球上升到了10多米的高度。

记忆——无畏

他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战友的安全,否则“伤亡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

监控录像显示,当晚8: 50: 54,恐怖袭击车辆撞上营地的防护墙,坠落地面,在距离沈亮亮所在的了望塔20米处迅速燃烧。爆炸发生在8: 51: 29。

爆炸后,供电和供水系统遭到破坏,营地一片漆黑。根据郑尔斌的记忆,为了防止其他袭击,营救工作、火力掩护和岗亭灭火几乎同时进行。直到那时,他才知道在房间下面拍照的人是沈亮亮,一个几乎与自己形影不离的村民。

郑二斌表示,从沈亮亮发出预警到爆炸,需要37秒,这似乎很短,但沈亮亮完成了一系列紧急处理程序,这37秒足以让驻扎在营地的官兵做好战斗准备。“如果他们没有阻止攻击车辆进入营地,后果将不堪设想,伤亡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

那天晚上,郑尔斌在马里几乎没有和中国维和官兵睡过觉。第二天早上,在满目疮痍的营地里,郑尔斌看到他曾经英俊的阳光时,咬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现在他浑身冰冷,伤痕累累。

“这是他的性格。他正直、勇敢,敢于战斗。所以我对他这样做并不感到惊讶。”在王刚和郑尔斌同志的印象中,沈亮亮总是照顾每个人,冲在他们前面,“他性格好,善于照顾人,心地善良。”

坚持住-舒适

好好照顾你的身体,快乐地生活,因为这一直是儿子的愿望。

2016年6月12日,沈亮亮的遗体在吉林火化。军队最后一次邀请杨秋华和沈天国去见他们的儿子,但是他们拒绝了。

“我想他一定受了重伤,他的外貌已经变了。我不想记起来。我只知道我儿子喜欢笑,是个英俊的年轻人。”说到这里,一直对《河南商报》记者微笑的沈天国突然哽咽起来,“恐怕他妈妈会想起他,所以我们俩都没去。”

即使他不去,每当有人谈起他的儿子沈亮亮或看到他儿子的已婚无子女的孩子时,杨秋华都会掩面哭泣,“他每隔几天就会梦见他。有时他会站在远处对我微笑。有时他会搂着我的脖子亲吻我的额头。这些都是以前的场景。”

虽然与沈亮亮有关的人和事听不见,但亮亮这个名字在家里经常被提起,“穿亮亮给你买的衣服”,“钢笔在亮亮的房间”,“那是亮亮给他侄子买的玩具”,“这是亮亮的新衣服”...

沈亮亮离开后,杨秋华不愿意穿他给他妈妈买的运动鞋。她把它们藏起来,当她想见她的儿子时拿出来,并和它们一起哭了。沈亮亮花钱买的婚房还没有装修。杨秋华和沈天国很少去那里,因为一旦他们去了那里,他们会哭并感到难过。

三年来,沈天国带着杨秋华去旅游、唱歌和参观公园,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开心,只是因为他不想让她每天都靠吃药生活。三年来,杨秋华整天忙于做饭、带孙子、跳舞和其他活动。她非常害怕无所事事,想着,但又害怕想起她最亲爱的儿子。

“三年来,国家和老百姓都没有忘记他。当然,我们感到骄傲和自豪。”在充满“军心”的沈天国眼里,虽然他的儿子不孝顺,但他已经尽了军人的职责。“他一直希望我和他妈妈幸福健康。因此,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好好照顾我们的健康,快乐地生活。”


上一篇:世界最大单体机场卫星厅启用,新增90个登机桥位

下一篇:心理学家说,关系的错位是家庭不和谐的罪魁祸首

© Copyright 2018-2019 dilosmos.com 雪松网 .All Right Reserved